<cite id="1zrt5"><strike id="1zrt5"><listing id="1zrt5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1zrt5"></var>
<menuitem id="1zrt5"><dl id="1zrt5"><progress id="1zrt5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1zrt5"><dl id="1zrt5"><progress id="1zrt5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1zrt5"></var>
<var id="1zrt5"></var>
<var id="1zrt5"></var>
<cite id="1zrt5"><strike id="1zrt5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1zrt5"><strike id="1zrt5"><listing id="1zrt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1zrt5"></var>
<var id="1zrt5"><strike id="1zrt5"><listing id="1zrt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1zrt5"><video id="1zrt5"><listing id="1zrt5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衡陽新聞網
滾動新聞
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> 衡陽影視 > 衡陽視聽 > 本土新聞 > 正文:

衡陽紅色軍休故事百人講(9)|劉福元:與死神爭奪戰友

2021-08-23 22:10:09    
分享到:
 

劉福元:1979年元月20日我正在西安休探望父母假(元月28日春節),部隊一紙電報要求“迅速歸隊”。1月29日(大年初二)上級命令開拔前線。我們在郴州上車,當時火車是一個客車車廂和悶罐車廂混合列車,由廣州開來,車上已有廣州157醫院、177醫院野戰醫療所。經過兩天一夜的行駛,于1月31日到達崇左,后改乘汽車開往廣西那坡縣平孟公社北斗大隊,中途根據上級命令要經過六個點。打前站的同志先出發,安排好住宿點,野戰所到達后他們又前行安排下一個住宿地點,至2月14日到達目的地。安營扎寨在前方野戰軍駐訓時搭建的臨時草棚。到駐地后我們就著手搭建醫療帳篷,準備醫療展開收容的工作,經過3天的準備完全就緒。野戰醫療所配備了原211團2營6連12名警衛人員,第一軍醫大學6名腦外科手術隊成員,第四軍醫大學8名胸外科手術隊成員,配備有當地民兵100名擔架隊員,他們都配有擔架和槍支。另外增配兩名翻譯。

1979年2月17日凌晨4時對越自衛還擊戰打響(周六),因為平孟公社就在中越邊境線上(現在成為邊貿站)。只見一片火光,槍炮聲隆隆震響,大約17日7時就有傷員批量下來。我所在的位置是醫療隊抗休克室(現在的重癥醫學科 ICU),是一間前線部隊開拔后騰出的草棚,可容納23個病床。我們收治的都是重傷員,如槍彈顱腦傷、胸部穿透傷、肝、脾、腎、腸破裂傷,還有槍彈四肢傷的休克傷員。這些傷員都經槍救治療平穩后安全后送。重傷員手術前、后都要在抗休克室治療,經常床位暴滿的。還要看傷標,一個不漏地做破傷風、青霉素皮試、測血壓、清洗傷員全身泥土灰塵等護理工作。我們醫生有3人、護士6人、衛生員3人、平孟衛生院的醫護人員6人,我救治完畢還要做一些小手術,沒有一絲空閑時間。從戰斗打響起我們就沒有打開過背包,吃住都在草棚里,睡覺最多在病床邊打個盹,在救治傷病員期間,沒有刷過牙、洗過澡一直在抗休克室搶救傷員20多個日日夜夜。我們比較封閉,外面的事情都不知道。沒有新鮮蔬菜,大部分菜品都是四季豆、西紅柿、豬肉罐頭等,同傷員一起吃住。大家全身長了虱子,下身爛襠,長滿了體癬、濕疹,但是我想的是國家的尊嚴,人民的平安,想的是戰士們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連續作戰、不怕犧牲。我們做這點工作算不了什么。我們決心好好服務,要盡心盡職把他們從死神手中搶奪回來。

我們還有三種特權,一是可直接派車讓前接后送組接送傷員,二是可直接攔截各種車輛后送傷員,三是特重傷員可以直接申請直升機后送傷員。

但是我們也有懼怕,怕越南特工隊摸進野戰所。當時有100名當地擔架員,長得都同越南人特別像,他們大多數也互相不認識,開戰后七天某師醫院就有越南特工隊打入醫院,醫院人員被打散,還有死傷。我們野戰所抽調三分之一的醫務人員到淰井接替他們醫院的工作,除了收治傷員外,還要出境40余公里以外前接傷員。

從2月17日至3月4日,我們野戰醫療一所共收治過傷病員1634名,抗休克268人次,手術860人次,實現了零死亡,圓滿完成了救治任務。由于我們所戰傷救治率比較高,3月4日上午8時接上級命令“要求501醫院野戰一所馬上打包醫療器械,整理行裝,準備出發支援涼山方向的部隊”。3月6日我們全部準備完畢后,再次接到命令原地待命。

1979年3月5日,新華社對全世界發表聲明:“由于越南侵略者不斷對我國武裝挑釁,中國邊防部隊自2月17日起,被迫自衛還擊,現已達到預期目的,自1979年3月16日起,中國邊防部隊開始全面撤軍”。當聽到命令時,我們大家歡呼雀躍,此時我們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,我們終于勝利了!3月8日,我們撤回田東休整一個月,4月8日勝利返還郴州。

由于五〇一野戰醫院一所完成救治任務比較出色,全所榮立集體三等功,我個人也立了三等功。

(講述:劉福元 整理:歐陽勝梅 圖片:夏森林 視頻:周孝芳)

人物簡介:

劉福元 1948.08——

1、1968年3月入伍

2、1969年6月入黨

3、1975年7月任第五〇一野戰醫院三所軍醫

4、1985年5月任后勤第19分部衛生處正營職助理員

5、1992年4月任第一六五醫院副院長兼辦公室主任

6、2009年9月批準退休

獲得榮譽:

1、1979年3月參加第501野戰醫院第一醫療組,不怕苦,不怕累,三天三夜不眠不休,救治傷員。立三等功一次。

2、2001年1月擺正位置,顧全大局,維護班子團結,個人事跡突出立三等功一次。

(資料提供:衡陽市退役軍人事務局)